观点

支付宝、微信之后,内地机构再次赴港抢购支付牌照

撰文
卢晓明
来源:36kr 2016-11-07
摘要:支付牌照只是背后互联网金融布局的敲门砖。 ,支付宝、微信之后,内地机构再次赴港抢购支付牌照


据香港金融管理局(以下简称“金管局”)官网,其于上周五(11月4日)宣布发放第二批儲值支付工具牌照。
快易通有限公司、PayPal香港有限公司、易票联支付等8家储值支付工具(SVF)的获得第二批SVF牌照。其中,易票联支付是唯一的内地机构,其此前已经在香港设立了分支机构。
作为第三家获得SVF牌照的内地机构,易票联官网显示,其成立于1999年,2011年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银行卡收单及互联网支付业务许可证,目前与国内30多家主要的银行开展了第三方支付业务合作,是中国银联(Union Pay)和万事达卡(MasterCard)国际清算组织成员机构。
 

内地机构取得香港牌照意愿强烈



据《每日经济新闻》,内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有非常强烈的愿望在香港取得牌照,以便开展业务,银盛支付内部人士称,“有很多家机构也在积极争取,但由于申请条件差异以及香港要求较严,未能申请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又指出,内地共有两百多家企业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涉及银行卡收单、网络支付和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等领域;相比之下,香港的第三方支付市场玩家较少,业务集中在储值卡方面。业内人士指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进入,反而推动了香港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发展。
虽然香港市场不及内地大,但其电子支付市场才刚刚起步,竞争不及内地充分。因此,在玩家较少之际尽快入局,有助于获得先发优势。
支付牌照往往只是互金布局的第一步,更多瞄准支付牌照的玩家是打算从此入手,逐步形成自己的资金流闭环,再扩宽到其他业务,形成自身的互联网金融集团。脱胎于支付宝的蚂蚁金服走的就是如此路径。
同时,为个人或者商户提供开放性支付交易平台,获取了众多交易数据,再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就能在发展出其他更多的业务,比如支付宝的消费金融和征信业务。
相反,未尽早拿到牌照,则很有可能会限制了自身金融业务的发展。目前乐视金融对外宣称的计划很宏大,但尚未获得支付牌照。有市场人士认为,这也可能成为限制乐视金融发展的重要因素。
而且,越早获得支付牌照也说明了政策的认可,今年,央行已经基本停止了新支付牌照的发放。内地支付牌照价格也因收购频现被炒到了五亿甚至13亿,也是因为有不少互联网和地产公司打算借此为切入点涉足自身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今年9月,新美大宣布完成了对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的全资收购。此前,小米、唯品、恒大、美的也用收购等方式曲线获得支付牌照。据第一财经,搜狐、去哪儿等公司也已经成立相关科技公司并递交申请。
因此,对想金融香港互金市场的玩家而言,支付牌照无疑是重要的敲门砖。
 

申请香港支付牌照也不容易



早在今年8月,支付宝和微信就早已获得第一批SVF牌照。第一批发放的支付牌照仅有5个,获得牌照的机构包括支付宝钱包、微信支付、TNG (Asia)、HKT Payment和八达通卡。首批获得牌照的是香港本土做储值卡业务比较久的企业,微信和支付宝也已经在香港开展了比较久的业务。


今年9月20日,支付宝表示,作为“Alipay+”计划的一部分,今年将向香港商户开放支付宝口碑营销平台。数据显示,支付宝在香港接入的商户数已达8000家。此外,蚂蚁金服高级副总裁Douglas Feagin表示,支付宝将于十月在港推出港币电子钱包。
去年11月,香港立法会通过了《支付系统及储值支付工具条例》,正式将储值支付工具纳入监管的范畴。这意味着打入香港市场的支付宝、微信钱包等第三方支付工具也须向金管局申领牌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8月报道,香港金管局高级助理总裁李达志透露,除了首批的5个营运商外,尚有大约10家储值支付营运商正在市场营运中。而据金管局官网,《支付系统及储值支付工具条例》设有一年过渡期,在今年11月13日才正式生效。这也意味着可能有两家正在运营的支付营运商因为没有拿到牌照被迫停止运营。
上述银盛某支付内部人士还表示,“香港监管机构肯定倾向于选择已在香港开设分支机构,并在香港开展业务,之前的历史记录比较良好的企业。”因此,目前尚未进入香港的内地机构想申请,难度就更大了。
按照条例规定,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须有不少于2500万港元的股本,同时满足一系列科技系统、资金管理等要求。此外,申请人须向金管局提交独立评估报告,内容包括6个主要范畴——企业管治及风险管理、储值金额管理、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制度、科技风险管理、支付保安管理以及业务持续运作管理。 金管局可能采取现场与非现场审查,独立评估、检阅报告以及与持牌人管理层会面等方式规管持牌人。
李达志表示,公司均需在香港注册成立公司,才可在港进行储值支付业务,在打击洗黑钱及保护私隐要求等方面,均需要符合香港法例。

人赞过

分享
微信号